欢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词,好句,好文。

碎片般的散回忆

时间:2015-12-13 13:30:04 生活记事 我要投稿

碎片般的散回忆

  #第一页#

  “不知从哪一年的哪一月,我在一间发廊里遇上了她。”

  读小学时,我们并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有别。只是常常在一起谈话或者是去外面玩,似乎每天有说不完的话题,每次也都玩的很开心。但如果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带回学校里被人知道,肯定会招来不少闲话。

  自从那天我坐在她家门口看《故事会》,余光扫到在发廊里清扫的她,总会不经意看向我这里来,便更加心猿意马。她的乌黑的头发和别人不同,总是披散着,而不是绑起在后脑勺上。

  “喂!整天坐在我家门口看书。是不是想借空调凉凉呢?”

  三级台阶还未坐定,就立刻听到耳边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。几乎是同时,我差点跳了起来。

  后来才听清,她普通话说的很是利索。

  看到我的反应太大,她立刻捂着脸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  “是祥龙小学的学生吧?”

  “哎!……你…你怎么知道的。”

  “你衣服上的那个标志啊,很明显啊。而且我也不是一两天见到你了。”她又继续说着。

  “是吗?”我直接含糊的说过去算了。

  本以为她会离开,但没想到她在我身边坐了下来。在她坐下来时我留心的观察了一下她,纯白的连衣裙,黑色的外套。那天的她虽然穿着很简单,但是也不失漂亮本色,整个人恬淡安静。

  “你在看啥呢,能给我看看吗?好像每次都看到你拿着这本书的。”

  她突然转了话题,目光扫到我手上的《故事会》,似乎是出于好奇。后来得知她没怎么读过书。家里也没有多余的钱可以给她买。甚至,连写字都不会。

  虽然如此,她不但不会介意,不会遮遮掩掩,还跟我开起玩笑来。说如果我不给她讲故事,她就告诉她里面正在给客人剪头发的妈妈听,说我在门外蹭免费空调。我连忙举双手假装投降,一边她讲了几个《故事会》的故事。

  那是我第一次给别人讲故事,我看着书本讲着,她一脸入迷的在旁边听我读。

  不知何时的那天,我们算是认识了。

  #第二页#

  “后来我才得知,很多老街坊都叫她做阿英。”

  其实我也是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的,但是为了避免尴尬,我也学着其他老街坊一样的,喊她叫阿英。

  “过两天就是端午节了,一起去玩吧。”放学后我在不远处的一间铺位门口看到了她。她看到了我之后就急匆匆的走了过来,说出要去玩的,是她。

  离上次在她家门口第一次谈话时,已经过去半个月了。

  “那天你有空吗?”她问道。

  “唔……有空的话是有空的。但是……”

  “但是啥呀,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了?”

  “烦心事倒是也没有的……只是作业好多,还有……今天测验的成绩出来了,我的数学不及格。”

  我低下头的回答,心情已经跌落到极点了,听不到身边人来人往的谈话和喧哗声。仿佛一切都静止了下来。

  因为天气热,红领巾上面沾了不少汗水。我也就不耐烦的把红领巾给扯下来。一时间,她也不知该说什么好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她叫我去了公园里走走,说不定心情会好很多的。

  我没拒绝,只是跟着阿英去了那里。

  “快点啊,就你这速度爬到天黑都爬不上来呢。”

  站在假山山顶上的阿英低下头的看着我,一脸微笑。我也就不甘示弱的爬了几下,但还是因为有一点点的害怕。这种时候,都是在阿英的鼓励下结束了。

  “吓死我了,我还是第一次爬这么高。”

  爬上顶之后说了这么一句话,阿英接过了我手里抓着的书包。看见我吓成这样子了不但没有安慰,反而还“咯咯”的笑了起来。

  “那现在爬上来了是不是不觉得这么害怕了?”

  “嗯,是这样了。”

  黄昏的夕阳一直徘徊在远方不肯离去。我试着用手挡住眼帘,却没想到阿英立刻把我的手拉了下来。

  “一整天在工作的太阳,最美的时候就是现在了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我含糊的说着。

  阿英突然站了起来,坐到了旁边的一颗石头上。许久,才轻轻的说道。

  “其实……我也很羡慕你的,可以每天上学,接触到很多很多同学。不像我,除了每天在发廊里打扫,几乎没有其他的活动,更别说和同龄人一起上学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她突然哭了起来。

  面对这样的突如其来的事情,我立刻懵了。但还是心平气和的看着她,这是我第一次直视她的眼睛。

  “别哭了,要不这样吧。以后我就把学校遇到的新鲜事告诉你听。这样你就不会这么无聊了,好不?”

  “真的还是假的,你别骗我。”

  “当然是真的啦,拉勾。”

  说完,我伸出右手尾指伸到她面前,过了没多久,她也伸出手指来跟我拉勾。本来尴尬的气氛就被哈哈大笑给打破了。

  我们谁也没看谁,平静的看着远方的落日。

  “其实……我一直觉得很好奇的是,你平时是不是没人跟你玩的。”

  她突然问了我这样的一个话题,我过了许久才回答:

  “为什么突然这样问?”

  “因为我很多时候看到你坐在我家门口看书啊,如果是有朋友的,肯定会来找你玩的,而不是没有人来找你的。”

  “朋友这些东西,有就是有,没有就是没有。算啦,我也不是很介意。”

  “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在骗你自己的。”

  “没有啊,我很好着呢。”

  “不要骗你自己了。”阿英突然改了语气,似乎是发现了我刚才的声音有些颤抖,她也立刻转了话题:

  “如果可以,我们做朋友吧。”

  阿英冰凉的手指突然搭到我的肩膀上,她看着别的地方。仿佛好像是在做着一件让她心情紧张的决定。我看着远方的落日,看到那里渐渐暗了下去。

  这时,月亮开始露出了。

  到了约好的那天,她没来约定的地方,后来去了她家才得知。这天她妈妈去外面有事要办。也就留了她在看着发廊店。

  “没想到你找我都找上门来了。”阿英看到我站在门口大口大口的喘气时,先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,紧接着才笑着招呼我坐。

  很快的,她给我倒了一杯茶。而且还是温热的。

  “阿英,现在是夏天了。能给我喝点凉快的可以吗?”

  “不行!你不能喝凉的水!”

  “凭什么!”我立刻站了起来看着她。我有些急,还不明白她的用意。

  “就凭你现在还在未平静下来,因为你刚才跑来时太过快了。如果我给你喝了凉开水的话,你肯定肚子痛了。”

  说到这,她气冲冲的坐到了客人剪头发的椅子上。口里还喃喃的说着:“好心没好报!”

  我这才明白我错怪她了,于是站起来走到了她的旁边。

  “对不起啊,我刚才不是故意要这样的。”

  她慢慢的回过头来,一脸生气的看着我:“想要我原谅你啊……?”突然,立刻变了一个孩子般开心的表情:“那你讲个故事给我听吧!那我就不生气了。嘿嘿。”

 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,原来是假装生气的啊。

  慢慢的喝干了杯子里的淡茶,我也给她倒了一杯茶。于是给她说了一个故事,其实这个故事是小学班主任跟我们说的,记忆中,她说这个故事居然占了一大节正课。

  “有个初中毕业的少年,他去了一间工厂里征求工作,后来老板让他在那里做,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起,少年认识了老板的女儿。那时她的女儿还是在读书的。两人也就阴差阳错的在一起谈起了恋爱。后来过了几年后,男孩决定自己一个人做一番事业回来迎娶老板的女儿。到那时,老板的女儿却已经喜欢上了别人,而那时正准备要结婚了。少年不甘心,决定带着刀子去女孩家演一出“苦情戏”挽回她的心,却没想到误杀了那个器重了他好几年的老板。最后,他也误杀了自己。老板的女儿因为这件事情后悔了一世……”

  讲故事可能讲得不是很好,但是阿英坐在一旁听着却听得入迷了。看到我讲完了故事时,她立刻“哇哇哇…”的哭了起来。这立刻又让我懵了。

  “两人不是好好相爱的吗?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了!”

  为了让她的情绪不要这么激动,我又给她倒了一杯清茶。过了许久,她才渐渐地平息,换了一张安慰我的笑脸说:“嗯……没事呢,只是心情有点激动而已,真的没事呢。”

  #第三页#

  “气死我了!真他妈的神经病来的。”

  那天是放学后不久,我没直接回家,而是连同书包也背去了阿英家的发廊。一进门时,却看见阿英在洗头发。本来一进门就发牢骚,却立刻消停了下来。

  阿英也看到了我,指了指一旁的椅子。

  “喂你先坐下来等等先。等我忙完先好吗?”

  看到她,我原本满腔的怒火下去了一半,刚沾到椅子上,就觉一阵困意袭来。迷迷糊糊中,脑海里还回旋着今天在学校的那个人的话:“像你这样的神经同学,在作文上不写你还写谁?”

  第一次,在班里遇上了这种情况。

  “喂!该醒醒了。”

  一醒来时就看到阿英拿了个瓶子,手指沾了水,整一个姿势就好像是要泼醒我的样子。

  “怎么啦?一个星期没来我家,一来就垂头丧气的。发生什么事了。”

  “唉,别提了。一想起来就心烦了。”

  “你不说出来咋能解决心烦呢?”

  我向来拗不过她,就顺手的在提包里拿出了一块还带有温热的麦芽糖。

  “刚才放学路上买的,今天我连早餐都没舍得买的。请你吃。”说着,我把麦芽糖送到了她的手上。

  她也给我倒了杯茶。拿起一张椅子坐下:“到底是什么事呢?”

  “其实呢?今天如果不是对同桌多说了句。可能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的。”

  “嗯,是你骂了她啊?”

  “是呀!谁叫她这样对我的。我不想生气都不行了,一生气。结果班里就闹成一团了。反正是她不对在先,我承认我是有很多不足,但她这样在文章上把我很多不足的地方写了出来,就是她不对在先。这种人不骂不行!”

  “那后来呢?”

  “后来啊?我都懒得理她了!”

  本以为她会反问,却没想到她突然不说话。只是在我眼前泼了一下扇子。过了许久才问:

  “你刚才感觉到了吗?”

  “是风吗?”

  “对呀。那现在你还感受到吗?”

  “感受不到了。”

  阿英没有说话,而是在茶几上的一个小盒子拿出一根“红梅”香烟。拿出了根火柴“擦”的一声,红梅点燃了。发廊里顿时生出了一阵烟味。

  阿英吸烟的事情,我很早就知道了。

  “我发誓啊!我这个月只是吸了这么一次而已,平时都很听你话的。以前一个星期三次,现在一个月一次了。”

  看到我的眼神有异样了。她立刻弄黑了手上的烟头。

  我看着她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,同时也闻了闻她身上的味道。的确,没有以前的那么浓的烟味了。刚认识的时候,就不止一次见过她吸烟了。

  她还是没有习惯了戒烟。

  看到我没有说话,她于是也继续说着:“刚才我给你做的那个手势,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?”

  我摇了摇头。

  “今天你说你在班里遇上的烦心事,就好像我刚才拿扇子泼你一样。没错,一开始是有感觉的。但是过了不久就已经成为过去。你一直记恨在心的,是因为你不甘心。听我说吧,放下心里的怨恨。”

  “凭什么!她可以这样对我,我却只能忍住。”

  阿英喝干了清茶时,听到我发牢骚了。

  “你听我一句劝吧,以后,可能没有机会再有人这样来开导你了。”她突然不说话了,而是看着窗外的环境。眼波中流转的是我看不懂的失落。

  过了许久,她才说了句:“过几天我妈要我回老家。说是帮我拿到学位了。”

  这一声很轻,但我听起来却是感觉到是打了一声响雷……

  #第四页#

  精神恍惚了好几天,包括上课时也是这样的恍惚。甚至有好几次在课堂上严重发呆。数不清自己有多少节课是站在外面度过的了。

  最近,一直都没有见过阿英。

  时不时还站在阿英家的发廊门口,但是透过窗户看进去时。只是见到一个胖女人在手脚利索的给客人剪头发。却看不见那个永远不会跟同龄人一样绑起头发的女孩。

  “你来了啊。”

  就在我准备离开时,身后突然传出了一个孩子般的声音。

  那天我们去了那个一直在一起玩耍的公园。还是像以前那样。即使穿着裙子的她,爬假山却像猴子一样利索。跟其他同龄的女孩根本不是一个样的.。

  假山半边上。

  “真的没想到,我在这里过了才半年。好不容易对这里有了感情,却要离开了。”

  阿英一边说着,同时也擦干净鞋子上的淤泥。

  “没关系啊,以后还可以联系的。”我答道。

  “如果我走了,你真的能开心的生活吗?”阿英说。

  “能!当然能啦。”我为了不让她有一丝担心,就强装着开心说道。

  阿英没有说话了,只是坐在岩石上。过了许久,才听到她说了一句:“那就好。”

  今天的黄昏没有夕阳,临近秋末。天空也很快的就黯然了下去。在公园里游荡的人们都渐渐散去,阿英看到天色不早了。于是也拉了拉我的衣角:“走吧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  黑夜渐渐的吞没了黄昏,取而代之的就是街道的灯光在闪烁着。就这样,我跟在阿英的身后前行着。平常熟悉的街道,却变得陌生。

  一路上,阿英没跟我说什么。一直沉默。

  然而,有一天阿英不在身边时,这样的夜晚。她会在哪个地方呢。

  “嗯……到了。”阿英突然停了下来,走进了一家商店里。店里的老板娘一看到阿英进来了。连忙迎着笑脸的把柜台前面的提包给了她。

  看到她走了出来,并且笑着跟我说:

  “这个给你……”

  我接过了她手里给来的提包,提包不是很大。但好像里面装了一点不轻的东西。正想打开提包时。阿英阻拦了我,并且笑着说道:

  “别急着拆开,回去再拆。”

  就这样,我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。阿英也要回去发廊店里。就在一个拐角处时,我突然停了下来,看着正准备要进家门的阿英。似有感应似得,她也回头看了我,本来还打算开门的手,却停了下来。

  “怎么啦?我已经到家了。不用担心我呢。”

  我本来还有很多话想跟她说的,但不知道为什么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到最后还只是硬生生的说了句:“真的……要准备走了吗?”

  “嗯……要走了。"

  心里一直想喊她,叫她别走,不想她走。但是这些话却一直说不出口。真的恨不得给自己一记耳光。

  我再也说不出什么了,于是立刻跑了起来。跑到半路时,我突然回过头来喊着:“回去老家了一定要记得写信回来!另外,不要忘了我。”

  后面半句话说的尤其沉重。

  #第五页#

  自从那晚过后,我就再也没见过她了。从那时候起,发廊店也关门了,听老街坊说起来时,是她们两母女是要回老家了。据说是连夜搬走的。

  她送我的提包,我一直把它藏在了床底下。

  一年过后,我小学六年级毕业了,领取通知书的那天很开心。拿着通知书要去告诉阿英时,才意识到。阿英已经离开一年了。

  看着发廊店的拉闸都生锈了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也就在这时,我突然想起了阿英一年前送我的那个提包。那时我一直把它藏在床底下不敢翻出来。如今我终于敢翻出来时,却令我惊呆了起来。

  “阿英这家伙,那天我只是随便说了自己的心愿。她居然真的买来了。”

  我手里颤抖的捧着的,是一个八音盒。当我打开了八音盒的时候,里面悦耳的声音立刻在房间里回响着。我不知不觉的轻轻闭上了眼睛聆听起来。

  “阿英,谢谢你。”

  “我在西宁这里正式上学了。也有了很多机会认识好朋友,但我不会忘了你的,也不会忘了你对我的好。一辈子都记得你。”

  末了,后面还写了,“龙嘉瑜”。

  坐在假石山上看着今天刚寄来的信封。来来回回看了快三次了,信封的字很差,就好像是小孩子乱写的那种。这也不能完全怪她的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

  (完)

【碎片般的散回忆】相关文章:

1.回忆那水彩般的童年

2.天堂般的日子散文

3.那是开花般的呓语散文

4.碎片散文欣赏

5.记忆碎片的散文

6.如镜般的相知相遇散文

7.人生要有阳光般的心态散文

8.天使一般的幸福散文

香港精选四肖期期准